电动升降平台的发动机问题也被我们列为了重点监察项目,格力在智能制造转型过程同样重视机器人的发展

【机械网】讯  面对全球新一轮产业变革,各国都已将智能制造作为抢抓机遇的发力点,而工业机器人则成为智能制造的重要突破口。为了跟上全球制造业升级的步伐,我国提出到
2020年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年产量达到10万台,培育3家以上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龙头企业,打造5个以上机器人配套产业集群。  受《中国制造2025》、机器人产业发展规划(2016-2020)等一系列政策鼓励,我国国产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涉及生产机器人的企业超过了800多家,各地方有超过40个以发展机器人为主的产业园区。但从目前来看,格力美的很可能借助工业机器人布局在智能制造领域形成“双寡头”格局。  美的欲把工业机器人培育成一个产业  近日,美的集团宣布,通过45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战略投资库卡的行动已经结束,目前公司总共持有86%库卡股份。此次美的集团收购库卡、获取机器人制造核心技术,也被认为是国产机器人实现快速发展的路径之一,而且美的将其作为智能制造的主要发力点进行推动。  据了解,美的一直把机器人作为智能制造战略的重点,并通过并购的手段来加速国际化和多元化的扩张。2015年美的成立机器人业务部门;2015年8月5
日,美的与日本安川共同出资4亿元组建两家机器人公司,分别生产服务机器人和产业机器人,这被外界看成是美的智能化战略的重要举措。  随着成为德国库卡的第一大股东,美的将可能利用库卡的机器人技术,对现有的生产流程和模式进行改造,美的要通过“智能制造
工业机器人”来全面提升美的智能制造水平,并以工业机器人带动伺服电机等核心部件、系统集成业务的快速发展,深入发展智能化业务。  一位美的高管今年6月初曾在公司临时股东会上说,“美的非常看好全球一般工业自动化的机会,谁能在中国成为第一,就能在全球成为第一”。美的在智能制造领域的野心进一步凸显,也正是基于对未来趋势的判断,美的把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化业务定义为“再造一个美的”的关键。  与此同时,美的还以“智能家居
服务机器人”推动美的智慧家居的快速发展与生态构建,并以服务机器人带动传感器、人工智能、智慧家居业务的延伸,打造美的智慧家居集成系统化、生态链能力。据透露,收购库卡后,其机器人业务也会扩展到家用机器人领域。  格力将帮助更多的制造业“机器换人”  从各自的布局不难看出,针对工业机器人的布局,美的采取的措施是先从“用”开始,提升美的家电制造的效率,让美的的主要业务更强。同时,美的也逐渐把工业机器人培育成一个产业,借助智能制造浪潮迅速抢占智能制造高地,这一过程中,美的采取的是开放、战略合作的方法,而不是独自上路。  而董明珠的“机器人梦”也不仅仅是帮助自家的制造业“机器换人”,而是要帮助更多的制造业“机器换人”,格力在智能制造转型过程同样重视机器人的发展,但与美的渐进性的收购举措不同,格力成立了自己的智能设备产业研究园,更强调自主研发,以核心科技布局机器人产业。  据悉,格力从2012年开始启动自主研发机器人战略,并先后成立自动化办公室、自动化技术研究院、自动化设备制造等部门,2015年格力成立智能装备有限公司,2015年8月又在武汉成立首个智能装备产业园,在智能装备产业园成立的同时,其自主研发的工业机器人也公开亮相。  “格力未来的发展就是机器人生产,用自动化设备生产自动化设备。”董明珠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这不仅预示着格力想要向“智能制造”转型,更表明出格力想要涉足机器人产业的野心。据董明珠透露,为了自主研发自动化装备,格力每年的投入都在50亿元至60亿元,累计投入150亿元。  目前格力已经具备了自主研发及生产数控机床、机器人、检测自动化等工业自动化设备的能力,2016年格力将在智能装备、模具、新能源等领域进行重点布局。在智能制造转型过程中,格力侧重掌握自主核心技术、上游装备,这种以掌握核心科技为出发点的战略更符合国家科技强国战略。  作为国内机器人应用和智能制造的佼佼者,美的和格力的一举一动都备受业内企业的瞩目。虽然两者似乎选择了不一样的方式,但是整体来看,无论是美的全球化战略扩张,还是格力的自主研发,都将带动中国智能制造整体水平的提升,但也将加速智能制造“双寡头”格局的形成。【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就电动升降平台而言,核心组成部件就是升降机的发动机部分,发动机的使用不规范就会使平机平台自身的零部件不同程度的损坏,不仅延误了施工,而且缩短了机器的使用寿命,增加了工程投入成本。  电动升降平台属于机械设备大范畴中的一种,因此,电动升降平台的发动机问题也被我们列为了重点监察项目。首先,电动升降平台最常见的问题是,在我们日常操作中,不能频繁的开关发动机,不然很容易造成发动机的短路故障。因为开关机,每次启动都会有很强的电流产生,一方面很费电,另一方面就是造成短路,工作强行被停止。  对于北京约斯普工业设备有限公司的产品实现过程无需繁华的描述,北京约斯普工业设备有限公司严格按照TecLeader的质量标准执行,这套标准远远高于国际通用的ISO,CE等系列标准,北京约斯普工业设备有限公司认为,高质量的产品才是一切优质服务的前提。【打印】
【关闭】

【机械网】讯  继7月29日,A股工程机械“龙头”三一重工宣布与保利科技防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科技”)、中天引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引控”)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后,8月2日,三一重工又就这一协议的签署发布了补充公告。  而与此前公告相比,此番补充公告除明确了上述三方成立的合资公司的两期注册资本计划外,还更为细致的描述了合资公司的业务范围,即“开展军、民用特种装备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服务等业务。”  此外,与补充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三一重工关于收到《中国银监会关于筹建湖南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的公告。根据公告,三一集团有限公司、湖南三一智能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三一重工全资子公司,以下简称“三一智能”)等发起设立湖南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民营银行)获得了管理层的批准。  不过,截至发稿前,三一重工方面表示,并无更多关于公司在军工领域及投资民营银行方面的信息可以透露。  定位军民用特种装备  在军工方面,三一重工给市场留下了其一直寻求在此领域有所建树的印象。  今年2月18日,三一重工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三一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于收到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颁发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有效期至2021年1月份。  这意味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颁布的《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管理条例》(第521号令)及相关规定,经审定,三一重工全资子公司三一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具备了从事许可范围内武器装备科研生产活动的资格。  同时,一位了解军品资质的相关专业人士表示,“根据相关规定,民企与相关军方签署了有关合作(研发等)的协议,是获得军方对其进行质量体系认证,以及最终被授予《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的前提”。也就是说,三一重工可能已经与相关军方达成了某种合作协议。  此前,笔者从接近三一重工的相关人士处了解到,上述获得《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的三一汽车前身为三一重工混凝土机械事业部。而三一重工在长沙设有军工事业部,公司军品业务由总裁向文波直接领导。  根据7月29日的公告,由三一重工、保利科技、中天引控合资成立的这家新公司注册资本将由两期组成,第一期注册资本拟为1亿元,其中三一重工占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的50%、保利科技占30%、中天引控占20%。  而在8月2日的补充公告中,三一重工明确披露,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由两期组成,第一期注册资本为1亿元,拟定于合资公司成立3年内完成第二期增资,增资额暂定为1亿元,增资方式及比例在第二期增资时由三方另行确定。  除此外,补充公告还近一步明确了合资公司的业务,根据公告,三一重工称,为落实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积极探索参与国防建设,公司与保利科技、中天引控拟共同出资合资公司,开展军、民用特种装备的设计、研发、制造、销售、服务等业务。  参与设立三湘民营银行  而在民营银行方面,根据公告,三一重工董事会早在2014年12月4日就审议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参与发起设立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暨关联交易的议案》,同意公司全资子公司三一智能拟与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等主发起人一起共同发起设立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湘银行”)。  三湘银行注册资本为30亿元,其中三一智能拟投资3.6亿元,持股比例为12%。  7月29日,三一重工收到湖南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筹备组转自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中国银监会关于筹建湖南三湘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同意在湖南省长沙市筹建湖南三湘银行,银行类别为民营银行;同意三一集团有限公司、三一智能、湖南汉森制药(002412,股吧)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邵东县新仁铝业有限责任公司分别认购该行总股本18%、12%、15%、12%股份的发起人资格。其他认购股份占总股本
10%以下企业的股东资格由湖南银监局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审核。  其中,三一集团与三一智能合计持股比例30%,也就是说,三一集团持有三湘银行18%的股份,需出资5.4亿元。  此外,根据公告,三湘银行应自批复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筹建工作。筹建期间接受湖南银监局监督指导,不得从事金融业务活动。筹建工作完成后,应按照有关规定和程序向湖南银监局提出开业申请。【打印】
【关闭】

相关文章